原创江门民政12-17 02:18
作者:中国民政

摘要: 当前,我国经济进入增速换挡期,新常态下各种利益诉求和矛盾冲突更加频繁和多元。与之相对应,社会上各种冲击道德底

当前,我国经济进入增速换挡期,新常态下各种利益诉求和矛盾冲突更加频繁和多元。与之相对应,社会上各种冲击道德底线的事件时有发生,并借助于网络不断发酵、放大,刺痛着社会公众的神经。

今年以来,结合当前民政工作实际和民政事业发展的需要,民政部确定了九个重点研究问题,其中“加强基层民政工作薄弱环节,防范冲击道德底线事件发生”成为诸多民政人重点关注的内容。

支持性措施不到位引发冲击道德底线事件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王金华认为,所谓冲击道德底线事件是指所发生的事情突破了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作为社会中的个体则意味着突破了做人的基本道德规范,作为部门或行业则意味着突破了部门或行业的行为规范,作为部门或行业的工作人员还可能意味着突破了所在部门或行业的职业道德规范。

社会事务司梳理了近年来涉及民政部门冲击社会道德底线的极端事件,大致分为困难群众的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而生活受到威胁,困难群体或服务对象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人们的爱心善举受到挑战、社会基本信任和同情受到欺骗等类型。

为进一步对症下药,北京市民政局课题组分行业对基层民政领域冲击道德底线问题进行了纵向分析,从救助、慈善、养老、留守和困境儿童、殡葬、福彩、优抚领域进行了系统梳理。以慈善领域为例,2015年3月,安徽省利辛县“谎称救手断女童被狗咬”是一个典型的诈捐事件。这种诈捐事件波及面广,在短时间内引发了公众的诸多质疑。

浙江省民政厅课题组从直接和间接两个视角分析了典型案例的成因。课题组认为,内因、微观原因往往是事件发生的直接“导火索”。一方面,家庭是个体最基本、最重要的支持单位,通常被其成员当作精神上的归属和寄托。当家庭的支持功能缺失,成员出现严重对立时,个体就极容易出现极端行为。另一方面,传统社会中以血缘、地缘、业缘等关系为核心构成的区域自治共同体为个体承担着充分的保障功能,现代社会中的社区支持功能已逐渐衰退,给家庭和个体的保障带来了一定的隐患。进行事件内因、微观原因分析,可以直接找准杜绝事件发生的“火源”,将事件控制在萌芽之中。

放到社会转型的大环境之中,浙江省民政厅课题组认为这类事件的发生既有深刻的社会经济根源,也有教育、法制等多方面影响和作用。例如,社会转型呈现出非均衡性,区域、阶层、城乡间不平衡发展加剧了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政府职能碎片化导致政策执行存在偏差,未能精准回应困难群众需求。

浙江省民政厅副厅长王忠志认为,加强民政救助工作,特别是基层民政救助力量的充实及工作方法的改进,能够从防范的角度降低冲击道德底线事件发生的概率,对于预防冲击道德底线事件发生有着重要意义。

基层民政面临任务重、人手紧缺等多重压力

随着党和政府对民生的不断重视,群众对民政工作的期望值和关注度越来越高,这对新形势下的民政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之相对应,基层民政机构承担的工作任务和压力越来越重。然而,在运行机制、人员配备、资金投入等方面存在的薄弱环节日益凸显。

缺人,这是多地基层民政部门共同的呼声。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民政局局长刘兰波介绍说,全县共有12个乡镇(街道),大的乡镇配备3个民政助理员,小乡镇只有1个人从事民政工作,平均每名民政工作人员服务民政对象近千人,工作人员严重不足,有的还要兼顾驻点包村、计划生育、综合治理以及突击性工作任务,占用了很大一部分工作时间,处于严重超负荷状态,导致工作疲于应付,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民政工作的落实。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大部分乡镇把民政、残联、社保、扶贫、计生、卫生等多项工作整合成为乡镇社会事务办公室,或将所有服务类的窗口单位整合成为乡镇行政服务中心,人数一般有3至5人,多的6至8人。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政厅课题组调研发现,在乡镇行政服务中心实际负责民政工作的只有1人或者不足1人。大量民政工作要落实到村、落实到户,但村里也没有配备专职人员,只能依靠乡镇民政工作人员,其工作量、工作压力和工作效果可想而知。

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富禄乡民政助理举例说,该乡最远的民政救助对象距离乡政府20多公里,且需要翻山越岭。无论是入户调查或节日慰问,乡镇干部们都需要来回五六个小时,还需要自掏腰包、自带干粮。长此以往,对工作造成很大压力。

北京市民政局课题组将管理体制和制度机制作为基层民政的薄弱环节加以剖析。课题组认为,结构合理、职责明晰、关系顺畅、机制融通的民政管理体制,是民政政策有效落实的根本保证。然而,不少地方的基层民政部门存在着用权职责不清、程序不清、结果不清的现象。一个重要症结在于管理体制存在缺陷,现行民政管理条块分割,中间层级过多,上下缺乏有效融合。

夯实基层民政能力建设的路径选择

加强和改进基层民政工作薄弱环节,践行“民政为民、民政爱民”工作理念,能够有效保障困难群体基本生存权利和人格尊严,避免其陷入生存困境,防止冲击道德底线事件的发生。

民政工作是党和政府的重要工作,它一头连着“民”,一头连着“政”,是为民之政、和谐之基。山东省民政厅课题组建议,一方面,各级党委政府要着力推动各项民政重点工作的落实。特别是区县、乡镇(街道)一级党委政府要坚持把民政工作列入党委政府重要议事日程,作为日常工作重点,主要领导带头谋划推动民政工作,及时解决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和困难。另一方面,民政部门要高点定位,主动融入党委政府工作大局,切实发挥民政在党委政府工作大局中的积极作用,全力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谋求民政事业的协调发展。

山东省临邑县在积极争取党委政府领导重视的同时,完善制度建设,强化考核监督。加大资金投入,强化经费保障。县委、县政府每年都将各项民政事业经费投入纳入财政预算,不断提高民政事业在财政支出中的比重,重点保障灾害救助、城乡低保、五保供养、社会福利、优抚安置和重点项目建设所需资金,力争把有限的财力投入到民生上,努力保证各项民生工作的落实。

浙江省民政厅课题组建议借助大数据平台实现“数字救助”,利用信息化技术构建大数据平台,建立民政救助信息库,将民政救助基础数据及时录入、更新,有利于随时掌握工作进程,实现工作方式和管理手段的现代化,提供优质、高效的民政救助服务。在民政“数字救助”系统建立的基础上,利用“互联网+”的技术和手段,进一步实现“基层扩权”、打造“一站式窗口服务”,让核对数据多跑路,让困难群众少跑腿,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零距离”服务、“不见面”审批,实现传统审批过程由民众“跑”向数据库“跑”的转变。

来源:中国社会报


编辑:陈磊    设计:陈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