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更12-11 04:21

摘要: 思念是一座桥,我在这头父亲在那头。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武汉长江大桥作为万里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在每个武汉人心中都能占得一席之地,唐浩尤甚。其父唐寰澄,正是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引桥的设计者。唐寰澄老先生一生建桥、爱桥、写桥,在耄耋之际仍想编撰一本《中国木拱桥的研究》,无奈不久之后就因中风无法独立完成最后的撰写和出版工作。


身为人子的唐浩本想求助他人,可来人见手稿历史底蕴之深厚,俱不敢接。饶是门外汉,他也只得循着父亲的研究轨迹潜心于此,替父完成心愿。可惜等到《中国木拱桥的研究》一书终于顺利出版,父亲的意识也已模糊,唐浩再也无法听到来自父亲的认可。再一次站在武汉长江大桥之上,放眼望去,两座桥头堡之间相距不过千米。可他终其一生,恐怕也无法企及父亲所达到的彼岸,唯一能做的,就是沿着父亲的路一步一步走下去。